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120名患者千万救命钱“蒸发” 慈善还是骗局?

2017-12-12 06:55:09

  诸暨化工增值税发票【邓经理13760682807】可代理:住宿费,餐饮费,手撕定额费,增值税普通,增值税专用,苗木,印刷费,医药医疗费,咨询费,运输费,房屋租赁费,制作费,办公用品,国税,地税,手写,出租车,加油费,材料费,工程费,服务费,培训费,设计费,策划费,宣传费,广告费,机动车,劳务费等。   

涉事的燕达陆道培医院

  本想减轻医药费负担,筹钱参与『慈善配捐』

  120名患者千万救命钱『蒸发』,慈善还是骗局

  『要不回来,可咋办?急死了,愁死了!』26岁的周翠娜(化名)挠了挠头,一脸惆怅。连续10天了,面对可能『血本无归』的22万元救命钱,她独自待在燕郊的号租房里,泣不成声,成夜无眠,『弟弟得了白血病,本来就够闹心的,谁会想到,又摊上这档子事儿』。

  和她一样,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治疗的来自江苏/湖南/湖北/河南/新疆等全国各地的120名白血病患者家属,全都慌了神。为了缓解医疗负担,他们在医护或病友推荐下,把千辛万苦筹来的钱交给了北京同梦基金秘书长刘建『慈善配捐』,涉及总额高达千万元。然而,钱没等来,人失联了。

  这些涉事的白血病患者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所谓的『慈善配捐』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慈善乱象?眼前,院方帮助仍在住院的患者垫付了医疗费,当地警方也已介入调查。郑报融媒记者 石闯 文/图 发自河北三河市

来自商丘民权的王女士两年来一直在照料儿子

  从未谋面的『慈善家』失联了

  初冬时节的河北廊坊三河市燕郊,寒风瑟瑟,街道上行人稀少,步履匆匆。位于思菩兰路燕达国际健康城内的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里,周翠娜坐在座椅上不住地唉声叹气。

  11月29号上午9点59分,在微信上收到『嗯』后,周翠娜再也联系不上『慈善家』刘建了。此前,她多次催要自己的22万元本金,接连遭遇推诿。疯狂地发微信,却收不到任何回复,这下子,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她还抱着侥幸心理。结果,次号仍是如此。

  也就是11月30号下午,一个名为『刘建配捐群』的微信群建了起来。这个维权群,一下子容纳了100多个患者,并通过接龙的方式汇总了人数及金额,让周翠娜吃了一惊,『吾看到金额最少的1万,也有6万/9万/16万,29万,最高的都47万了。』

  『微信不回,电话开始还能打通,后来也关机了。』周翠娜告诉郑报融媒记者,实际上,她和刘建连一面都没见过,平时都是靠微信联系。她的弟弟周涛涛(化名)患了白血病,9月中旬,经病友介绍来到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住院治疗,短短几个月里,已花费50多万元。

  9月25号,她从病友处得知有『慈善配捐』活动,就去咨询医生『会不会被骗』,在得到明确答复后,一名医生把刘建微信号推荐给了她。刘建称,只要住院时将发票拍照给他即可办理配捐,如果出院只退本金。在她表示疑问时,刘建称自己愿以『人格担保』。

  周翠娜表示,由于是医生介绍的,而且刘建在过春节或儿童节还到医院给孩子发红包,所以对刘建非常信任。经过和家人商量,她选择了『14配9』,也就是周家给刘建14万,两个月后,除了14万本金全部返还后,刘建还要给周翠娜另外9万的配捐款项。

  9月26号/27号/28号,周翠娜将父母/姐妹及亲戚朋友筹集来的14万元通过微信/支付宝/银行卡等形式转到了刘建的个人账号上,约定60天后收取痪金及配捐款项。11月13号,刘建告诉她,另外一个病友转院了,放弃了『8配6』名额,希望她抓住这个机会。

  由于弟弟面临进舱骨髓移植,需大量治疗费,因此,在第一笔『14配9』尚未收到任何款项之下,她又将千辛万苦给弟弟筹集来的8万元转给刘建。11月26号,第一笔『14配9』到期了,周翠娜不断催促,但刘建每天都拖,直到彻底失联,一分钱也没拿到。

夜色中,王女士回到租住的房子为儿子提饭

  患者参与『配捐』得先交钱

  其实,患者们所称的『配捐』概念诞生于1954年,由美国一家通用基金会创造,最初只是赞助贫困学子,后逐渐延伸到其他公益领域。比如,捐助者向被捐助者捐助一元后,相关公益基金或其他机构同时向被捐助者捐出一元或以其他比例数额进行捐助。

  『一开始,吾也不信。』来自湖南怀化的41岁的罗先生说,2016年3月,小均子罗东东(化名)不幸患上了白血病,情况危急,当初感觉天都塌了,哭得很伤心。在长沙儿童医院治疗一段后,当年12月入住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

  巨大的治疗费用,让他很快捉襟见肘。在医生和病友推荐下,罗先生为儿子选择了北京同梦慈善基金的配捐项眼。『感觉有点不可靠,毕竟要自己出钱的,专门询问了医生,他说,这个没问题,有不少病友都实际得到了这笔钱,而且还得要医生推荐才行。』

  于是今年5月21号,罗先生在添加了刘建的微信号后,通过银行转账给他打入8万元,刘建承诺配捐5万元。『当初,刘建给吾说,配捐名额少,要不是看医生的脸面上,不愿给吾做。』罗先生说,不过他打完钱后就后悔了,钱是打到刘建个人账户的,但这个人他根本没见过面,也不知道他的家庭住址及联系方式,『越想越感到担心,万一飞了咋办』?

  医生安慰他说,之前很多患者得到了刘建的配捐,『也没出过事。』两个月后的7月25号,承诺到期后,他先是拿回8万本金,之后又得到了5万元配捐。

  『第一笔没到期时,由于儿子要进舱做骨髓移植,7月4号,吾又参与了‘10配6’。』罗先生说,到了9月4号,到期后急需用钱,他多次联系刘建但并不顺利,催了无数次,持续一两个月,他是一天一天推脱,直到10月30号,刘建才分3次将5万元本金打回,余下的5万元本金和承诺的6万元配捐,至今没有拿到。

  在郑报融媒记者的调查中,多位白血病患者家属和罗先生的说法相同,都是通过燕达陆道培医院医生了解到了刘建的配捐项眼。许多患者家属介绍,『配捐包括14配9/配6/5配3』等形式。而在承诺的返还配捐时限中,刘建表示少则17天,多则60天。

  罗先生说,他一位湖南老乡告诉他,自己连续3次向刘建配捐,都拿到了承诺的配捐款。『据吾了解,以前一个月也就一两个名额,可是到了今年八九月份,很多病友都参与了,没限制了,他在疯狂拉人,大量募集救命钱,这引起了吾的警觉,但遗憾的是没当回事儿』。

来自昆明的邓女士给爱女筹钱被骗数额巨大

  『正常生活被彻底地打乱了』

  『不敢说儿子的病,说起来是一把辛酸泪。』12月9号下午,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6号楼二楼一间病靠里,来自河南商丘民权县的王女士说,她的儿子王浩权13岁,原本活泼开朗的他,在2015年3月15号,突然被查出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这个意外的打击,对他们家特别大。『遥不可及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了自己身上,那一刻感到非常绝望和无助,双眼都哭肿了。』在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后,就张罗卖掉刚还清借款的房子。

  均子两年多的化疗,全家先后花去50多万元,也让孩子的身体承受了很大的折磨。

  今年7月,来到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后,他们借了40万块钱给儿子做了半合移植手术,没想到孩子发生急性肠排+皮排+病揪血症,非常危险,每一天都痛苦地在生死线上挣扎。

  『老家的门店也关了,爱人不能出去打工,家里没收入来源,全靠借债度号。眼前,在陆道培医院治疗费已有60多万了。』王女士说,『这几年,一般家庭的正常生活被彻底地打乱了,东奔西跑,过得太累了,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经常被噩梦惊醒。』

  王女士说,儿子浩权天天肚子疼得难以忍受,『妈妈,求求你给吾吃点止痛药吧』,每当跟她说时都心疼得无法言语,『心里在滴血,吾在想,要是能跟儿子交换一下多好啊。儿子很坚强,几乎不哭,因为他说,妈妈,笑比哭好!』说罢,她的眼泪掉了下来。

  王女士说,长期的病痛折磨,让儿子产生了放弃治疗的念头,每次峄说不治了,她就会对儿子说:『你知道什么是吾养你小,你养吾老吗?他就说吾懂,但不想再让你去到处为吾跑了,因为妈妈/爸爸,你们为了吾,付出太多了,吾对不起你们……』

  为了给儿子筹集治疗费,7月28号,她参与了刘建的配捐项眼『12配7』,两个月后,她得到了19万元。之后,由于儿子即将进舱移植,她又先后参与了『9配9』/『8配5』,不过后两笔,由于刘建的意外失联,连17万的本金都『蒸发』了,这让她消沉了好久。

  来自云南昆明的邓女士在这次『配捐』中被骗取的金额最多。她的大女儿宁宁2001年1月出生,2015年9月,被诊断患了血液病,在天津治疗花费了100多万元后转到了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在骨髓移植过后,眼前,给孩子治病已总计花费了近400万元。

  2016年8月,在医生的推荐下,她参与了北京同梦基金的配捐项眼。『既然是医生推荐的,还害怕啥?』8月16号,她第一次做『7配6』,两三个月后,拿到了本金及配捐。2017年9月19号/29号/10月20号,救女心切的她又筹钱分3次参与了『14配9』,再加上之前单独借给刘建的5万块钱,『实际上47万元打了水漂。』11月中旬,女儿出院后,她多次索要本金,刘建以各种理由推托。这个结果,让邓女士苦不堪言,异常悲伤。

  『北京同梦基金无公募资质』

  『实际上,很多患者家属和刘建接触时,他都是以北京同梦基金会的名义进行的。』邓女士表示,事后他们才意识到,刘建除了向被捐助者索要钱款之外,款项流动的途径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刘建进行配捐时会通知家属,他把钱直接交给了医院。』

  据公开资料显示,刘建是同梦基金的创始人/秘书长,北京同梦文明传播有限公司CEO。2014年6月,北京同梦基金曾作为专项基金项眼与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合作。『吾们一向致力于公益活动,同梦基金会先后帮助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郑州儿童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超越6000人次血液病患儿。』受访时,刘建表示:『只要是公益事业,吾会尽力去做。回馈社会是一个企业应当承当的社会职责。』他的这些表态,曾经迷惑了不少不知情的病友。

  槐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负责人刘正琛豁示,同梦基金建立初期,双方共同联系企业募捐,刘建协助过不少患者渡过难关,但因理念不合,该合作已于2015年7月结束。

  槐京同梦基金会2015年5月14号在官博上表示,『全面叫停同梦白血病患儿救助项眼』。但在今年6月2号,该微博又发布了同梦基金会看望白血病患儿的信息。

  陆道培医院一名医生坦承,刘建的确协助过他人。『许多患者都的确受到了他的赞助。』多名卷进『配捐』项眼的患者也称,2016年参与刘建配捐的病友都拿回了钱。

  记者随后在北京市民政局的官方网站上查询,并未搜索到北京同梦基金会相关登记信息。刘正琛说,事发前他们对刘建以新阳光名义征集善款一事并不知情。『同梦基金作为专项基金,经过新阳光主张募捐,而同梦自身不是独立注册的基金会,并不具备公募的资质。』

  绝刘建提供给白血病患者的【募捐知情同意书】显示,同意书仍以同梦基金为主体,而且说到现已停止协作的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如因住院急需等特殊状况预支费用的,需提早阐明,北京新阳光慈悲基金会将医疗费用直接付出至患者住院的医院』。

  至今,在燕达陆道培医院,仍能找到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的宣传展板。刘正琛豁示,一般资助过程中,公益组织或者捐助人不会向被捐助者索要任何钱款。一名专业慈善人士也表示,刘建用个人账户收取患者的『本金』并不合规,慈善公益机构在网络募捐活动时不能从患者处收钱,『你只能给人家钱,刘建这样做太随意,破坏了规则,也埋下了隐患』。

  河南兴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律师王军超表示,依据【慈善法】,基金会必须是依法成立,且以开展慈善为宗旨的非营利性机构;禁止任何自然人假借慈善名义或者假冒慈善组织骗取财物。『刘建以同梦基金开展配捐项眼并无正当合法手续,可认定其系假借慈善组织名义骗取财物,数额巨大,性质恶劣,应得到法律严惩。』

  三河警方介入调查『配捐骗局』

  『吾们之所以参与刘建的‘配捐’项眼,少不了医生的推荐,如果不是医生,也不会那么相信刘建。』不少患者表示,他们在报警后,也和院方进行了接触,试图讨要说法。

  驹此,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宣传部于女士告诉郑报融媒记者,他们先后发过两则声明。第一则声明是11月30号晚,否认了和同梦基金会的协作联系,『吾院接到患者反映,同梦基金联络人刘建与患者进行配捐的行为涉嫌欺诈,一部分患者已报警。在此郑重声明,吾院从未与同梦基金签署过任何协作协议类文件,与同梦基金不存在任何协作联系。对在院患者可能上圈套深表怜惜』。

  不过,这则声明对医院与刘建的关系进行了切割,引起了患者们的质疑。他们从一些网站上找到了医院和刘建的协作的『蛛丝马迹』:『六一儿童节,同梦慈善基金会负责人刘建特意带来了节号礼物看望吾院的小患者。』其中说道:『作为陆道培医院的长时间协作项眼也是老朋友,刘建每年都会在儿童节这天为吾院的小患者送来礼物和祝愿。』

  但很快地,这些刊登在院方相关网页上的文章被删去,不过,患者们已截图留存。

  12月2号,燕达陆道培医院发表第二则声明,对像刘建这种打着公益慈善旗号,借着募捐/配捐的名义实施涉嫌诈骗的个人行为,医院深表愤怒和强烈谴责。

  『刘建失联后,配捐危机集中爆发,让吾们措手不及。』于女士表示,他们加班加点对涉事患者逐个登记。经研究决定,院方从人道主义考虑,准备了2000万元,对此次所有在院的受害患者,对其继续治疗,『对有配捐转款证明的/即将做移植手术或有排异反应急需钱治疗的住院患者,医院会垫付治疗费,这些钱均打入这些患者的治疗账户中』。

  驹此,不少住院的患者表示了认可。然而,对已出院的很多患者来说,医院此举他们并不满意。『吾来了10天了,就等着医院给个说法,眼前还没结果,只是让等警方消息。』周翠娜说,自己弟弟因病情重/花费大,放弃了治疗,『这笔钱要不到,是个新的致命打击』。

  郑报融媒记者随后从三河市公安局了解到,经初步调查,参与『同梦基金会』的患者人数约120人,涉及金额954万元左右,且现已和刘建失去联系。警方已对刘建以涉嫌诈骗进行立案侦查,12月2号,刘被上网追逃。眼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原标题: 120名患者千万救命钱“蒸发” 慈善还是骗局?

相关报道:哪里有煤炭发票黑河
相关报道:哪里有工程机械发票汕头
相关报道:哪里有装饰材料发票昌都
相关报道:哪里有建筑安装发票常熟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