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致敬!浙大84岁教授站立三小时上完“最后一课”

2017-12-12 14:13:37

  广告增值税发票吉安【邓经理13714519549】可代理:住宿费,餐饮费,手撕定额费,增值税普通,增值税专用,苗木,印刷费,医药医疗费,咨询费,运输费,房屋租赁费,制作费,办公用品,国税,地税,手写,出租车,加油费,材料费,工程费,服务费,培训费,设计费,策划费,宣传费,广告费,机动车,劳务费等。   

  致敬!浙大84岁教授站立三小时上完“最后一课”

  浙江在线12月1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王湛 通讯员 叶蓉 柯溢能)最近,一个4分钟的视频,在浙大学生的朋友圈里悄悄流转。大家都被默默感动了。

  这是蒋克铸教授的最后一课。在浙大玉泉校区的第一教学楼报告厅,他为150名来自各个年级和专业的学生,上了一堂《漫谈设计思维》的课。

  蒋克铸是浙大机械工程学院的退休教师,今年10月份的时候,他向学院提出,希望能再度走进课堂,与学生们分享他终身从事的《设计方法学》课程的教学内容。

  蒋克铸1994年从浙大机械工程学院退休,不服老,要求继续讲下去。于是被返聘到竺可/学院讲授《设计方法学》课程直至2008年。

  这一次,84岁的蒋克铸,仍然“倔强”,连站三小时为学生上课。他说,“怕人走了,经验没有留下来,这是最大的遗憾。”

  为这一天的课,准备了两周

  11月10日下午,84岁的蒋克铸蹬着他的“爱驾”――当时他花了400多元购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26寸凤凰牌自行车,从求是新村到位于玉泉校区的浙大机械工程学院上课,大约10分钟。

  “看他推着一辆自行车出现在第一教学楼的门口,喘着粗气,济南开正规发票微笑着向同学们打招呼,那一幕真美好。”浙大机械工程学院学生党总支书记项淑芳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说。

  蒋克铸的课,实践性很强,他退休前教的《机械原理》和《机械设计学》都是热门专业课。

  浙大机械学院在课前几天发布了这个消息,现场来了150多名学生,有本科生也有研究生。其他学院对设计感兴趣的同学也慕名来听讲。

  由于提前半个小时到了教室,上课前,身着藏青色夹克、头发稀疏花白的蒋克铸静静地坐在第一排。一点半一到,他缓缓站起,蹒跚地走上讲台,站定后,伴着全场的掌声,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

  蒋克铸对于学院和同学们愿意给他这样的一次讲课机会表示感谢。自从1994年正式退休后,这是他近十年来第一次站上浙大机械学院讲台。

  他说,我年纪越来越大,就特别想回到课堂上给现在的学生们讲讲自己的教学经验,将自己一辈子积累的知识传承下去。现在的条件好了,不缺设计学的教材,但里面有实践经验的少之又少。

  蒋克铸上世纪50年代从他的母校――北京钢铁工业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了十余年,随后在水电部第十二工程局富春江指挥部工作了十年后,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调入浙大。从教学到实践再到教学,他深知高等院校“设计学教育”中的实践缺陷。他认为设计的目的就是落地为生产实践。

  在最后一课上,他每讲一个案例就要向学生们强调实践的重要性,强调了不止十次。

  他讲了一段关于理论和实践的亲身经历,“我在水电部第十二工程局富春江指挥部工作期间,参加了阿尔巴尼亚支援修建工程。当时要测算一个宝塔弹簧的用料,同行的其他高校的工程师用微积分公式怎么都算不出来。一个钳工师傅说,用牛毛毡剪一剪、卷一卷不就算出来了?后来工程师们发现,是推导公式中出现了误差导致得不出结果,不过最后还是算出来了,和用牛毛毡的方法‘卷’出来的结果很相近。虽然最后这个复杂的公式还是留存了下来,但对设计思维来说,墨守成规、纸上谈兵是最要不得的。”这段回忆,让蒋克铸沙哑的声音中带着笑意。

  他为这一天的课,足足准备了两周。

所谓“教授”,“教”时要“授”,示范最关键

  原定的上课时间,是下午一点半到三点半,但由于讲课内容丰富,课程延长到了四点半。

  蒋克铸为这次课共准备了四个部分:设计思维的工程范例、设计人才培养的基础模式、设计思维的理论和设计教育的补缺环节。

  由于对工程实例的展开很细致,他做了很多备课外的引申,所以只讲完了第一部分。蒋克铸为此挺不好意思的,临下课,向同学们保证将余下的内容整理成文档发给大家。

  蒋克铸年轻时是体操和跳水运动员,在运动中半月板撕裂,多年来膝盖不便。在讲课现场,大家四次请他坐下讲课,但他总是摆摆手,一直坚持站着讲了三小时。

  他认为站着上课是教师的基本素养,“只有站着上课才能示范和演练。老师在写题和画板书的时候,学生同时在动脑。所谓‘教授’,‘教’时要‘授’,示范是最关键的,不然与网络授课又有什么区别呢?”

  蒋克铸习惯板书,虽然因为年龄大了,抬手画图时胳膊明显的难以伸展,但他仍然不会简化任何一个细节。

  讲到工程实例时,蒋克铸鼓励同学们深入实践才能有真正的体会,他小心翼翼地翻开了一张1米*0.6米大的泛黄的图纸,这是他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为建设富春江水工机械厂绘制的。

  浙江大学云南开电子设备发票机械制造及自动化专业研一的学生陈斌也在现场听课,“那张工程图纸页泛黄,折痕处有些撕裂,当蒋教授打开这张图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是设计精神。是对设计的尊重,对技术的精益求精,满怀情怀与热忱。”

现代教育有个遗憾:一代人离开后,实实在在的经验没留下来

  蒋克铸不愿意“享福”,他乐意和学生待在一块儿。

  虽然浙大机械工程学院经常会派代表来慰问他,但他心里更觉得“不舒坦”。他说:“我是拿着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证书上写着‘对高等教育有特殊贡献’。难道我退休后就白拿着这份津贴享清福?”所以在1994年退休后,他继续去竺可/学院上课。

  但年纪越来越大,蒋克铸很着急。他认为现代教育有个遗憾:一代人离开后,实实在在的经验没留下来,现在的年轻人要重复我们以前走过的弯路。我们每一个老教授都有一笔巨大的知识财富,应该传承下去。“我也想像孔夫子一样周游六国,把毕生所学都传给年轻人。虽然有学生觉得我严格,但只要还有一两个学生愿意听我的课,我就要一直讲下去。”

  “教书和写书相反,写书要求的是上升到理论,拿个版权。讲课是要用最少的时间,交出最好的答案。老师要自己先消化好,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地教给学生。而且不要总是讲定义和理论,要由简入繁,运用道具,不然学生没有具体的概念。”为了更好地教学,蒋老师还根据自己的实际经验写了主编《设计方法学》等多本研究生教材,《设计方法学》至今仍是浙江大学机械设计及理论博士入学专业课考试的指定教材。

  蒋克铸把大多数的时间都给了学生。他把电话留给了每一节课的学生,常常有学生在课余时间找他讨论学术问题。这次下课后,好几名同学围着蒋克铸提问,现在他还与一位对机器人感兴趣的学生保持着联系。

  本以为他的生活也如设计思维一般一丝不苟,但在他家墙上,很有艺术感地挂了些许摄影照片,有一个玻璃橱柜里摆放了很多工艺作品。这与他的爱人息息相关。

  蒋克铸在高中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她是华东水电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蒋克铸上世纪70年代末绍兴开矿产品增值税发票调入浙大后,他们一同来到了杭州。

  蒋克铸常年将身心扑在教学中,家庭事务都是老伴在打理。提起老伴,他的脸上就会浮现温暖而害羞的笑容。他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下班回家一推门,伴随着饭菜香,就能听到老伴的调侃:“哟,我家老爷回来啦。”

  蒋克铸的教学生涯获得了许多奖,他首先与爱人分享,常常打趣说:“奖金归你,奖状归我”。

  1994年退休后,蒋克铸受聘为浙江大学竺可/学院的学子讲授《现代设计方法学》。他的老伴退休后喜欢工艺美术方面的手工,有时蒋克铸设计工艺构图,老伴就会着手把它们做出来。老伴热爱摄影,蒋克铸就在一旁为她打灯。

  说及此,蒋克铸从桌边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幅香港回归纪念日的工艺剪贴画,这是二十年前他们合作的作品。他抚摸着这幅画,眼神滞着,缓缓道来:“她生病时,我总是在工作。但她也不抱怨,常常就着一碗冷水、一个饼就这么对付着吃了。”

  2008年老伴去世对蒋克铸的打击很大,正是在那时,他决定正式离开讲台。“那时对我来说唯一的宽慰就是我教的班(竺可/学院的班级)毕业了,这也是我教的最后一个班。”

  他在老伴的墓边为自己留了一块空碑,现在已经篆刻好了墓志铭。“‘我造物,故我在;我育人,故我在;我创思,故我在。’这是我给自己写的墓志铭,这是每一个教育从事者都应有的价值观。”

原标题: 致敬!浙大84岁教授站立三小时上完“最后一课”

相关报道:江苏水泥增值税发票
相关报道:云南开电子设备发票
相关报道:济南开正规发票
相关报道:绍兴开矿产品增值税发票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