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俄预计今年粮食产量不少于1.07亿吨】

2017-8-22 23:10

  南通日用品费发票-南通日用品费发票,【电.话;158m1741m9518刘会计σσ:984175401】经营项目:建筑业、建材、培训、烟酒、广告、材料、咨询、销售不动产、深圳一家餐厅2条小黄鱼要价4600元 官方立案调查朱茵隔22年再扮紫霞仙子 红白仙服+回眸灿笑美炸

  

  

  

  

  ■诗说莞邑(二)

  文:双谢生

  可园第二代主人张振烈有《可亭秋坐》诗,如下:

  “鸿雁起天末,凭阑系我思。何当看花候(自注:时庭菊初开),偏在及秋时。身世惟宜酒,亭台总入诗。疏梧凉月上,此意付谁知?”

  可园内的景点多以“可”字命名。可亭建于园内的湖上,有曲桥与雏月池馆相连。每读此诗,总觉得“亭台总入诗”一句,实在是把可园概括尽了。清代广东四大名园之一,单是这个响亮的名号已经引人无限遐想了。一旦你置身其中,那巧妙的建筑结构,纳须弥于芥子,起园林于城市,俯仰之间,令人惊叹。游人漫步可园,欣赏着亭台楼阁,水榭回廊,还有那点缀其间的香草芳树,假山池沼,真可以徘徊终日,流连忘返。“亭台总入诗”,确乎不错。

  然而,读此诗若仅得此句,难免皮相。

  诗人凭倚栏杆,看到大雁在天边飞来,这是秋来的节奏,暗点了题目的“秋”字。何况满眼的菊花,偏爱盛放在秋来之时,明讲了“秋”。这两联四句,一暗一明,无非强调了秋季的到来。然而一首律诗才八句,用了一半的篇幅,就说得一个“秋”字?显然不是的。其实,这四句重点在第二句的“思”字。

  究竟诗人满怀的是怎样一种思绪呢?他没说,只是继续写道,想起自己的生平经历呀,一言难尽,或许只有一壶浊酒,才是最适宜的倾谈对象。诗人坐在如诗如画的亭台景致之中,自斟自饮,浮想联翩,思接万里。这里颇有点“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的味道。“疏梧凉月上,此意付谁知?”这是诗人最终要表达的意思。诗人在可亭一直坐到晚上,微凉的秋月爬上高大的梧桐树,酒是喝了不少了,但内心的愁闷却仍旧无法排解,也找不到谁可以诉说。孤独,浓浓的孤独感,无可宣泄的孤独感,就是这首诗的主旨。

  全诗通过天边鸿雁、满园秋菊、亭中自饮、梧桐凉月,营造出一种清幽雅洁的氛围,表达了满怀心事无人可诉的孤单寂寞之感。然而,这就叫人奇怪了。张振烈身为张敬修长子,锦衣玉食,日居可园,与诸名士往来,生活悠游。他学诗于罗嘉蓉,甚为罗嘉蓉器重,视为衣钵传人,又通过罗嘉蓉介绍,学诗于广州李长荣,进而结识一大班省内诗坛名士。李长荣还选录张振烈诗作入《柳堂师友诗录》,赞誉有加。张振烈所著诗作,绝大部分是因为此书才得以流传。

  享誉海内外的番禺诗人潘飞声来东莞时,还曾特意到可园拜访张振烈,时因张振烈恰在病中,静卧未起,这一次没见成。张振烈去世后,潘飞声特意将此事记入了他著名的诗话著作《在山泉诗话》中,并转录了张振烈诗作,赞许为“小诗具见思致”。如此一个世家公子,怎么就这么寂寞呢?

  可惜有关张振烈的生平记述并不太多,我们也无法找到有关此种寂寞的直接原因,但通过对张振烈生平的大概理解,或许可窥知其中的某种原因。

  张振烈,字芬扬,因出生于桂林,故别号桂生。据东莞文史学者杨宝霖先生研究,张振烈生活的时期,大约在1840年至1902年之间,经历了清朝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正是晚清国势日渐颓败的时期。张振烈生平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发生在他年轻的时候。

  咸丰六年(1856)10月,英国挑起第二次鸦片战争,派出战舰进犯珠江内河,先后占领凤凰山、海珠炮台,炮轰广州城。张振烈父亲张敬修奉命设立防虞局,办理防堵事宜。因当时张敬修是带伤赴任的,张振烈跟随父亲,襄助作战。第二年八月,张振烈在一次对敌作战,死守炮台时,一炮弹落在身旁,随从拉他离开阵地,张振烈怒斥,不予理睬,坚持作战。这时候,张振烈才十七八岁。以上记载,可详参杨宝霖先生《东莞可园张氏诗文集》中关于张振烈生平的考证。

  这次经历对张振烈的一生产生了重大影响。张振烈向来留心历代忠义之事,他的老师罗嘉蓉说:“余于凤凰台下,辟醉古堂,集诸友,其中以古学相切磨者,有年矣。而于忠义之事,凭吊古今,信笔成吟,声情激越,则及门桂生舍人为最。”明确说张振烈是当时所聚集的一班人中,最能够关心忠义之事,并将其吟诵成诗的。

  现存张振烈诗作中,确实有很多吟诵忠义之事,表达忠义之情的作品,比如《绿绮台琴歌》说:“拂弦为之歌大招,夜深恐有忠魂吼。”可见张振烈绝非一个纨绔子弟。他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有着强烈的忠义之感。面对外敌进犯,他参与到对敌的实战中,因而更坚定了强烈的爱国之情。这种情感,使他更为关心时局,对于晚清的国势颓败,他心中不能不有所感。

  根据曾与张振烈一同参与过死守炮台之战的忘年好友樊封记载说:“先生(指张振烈)忧时,祸乱方兴,人才难得,因罄述明季末局,大都坏于社学,诸公侈谈时艺,置国计于弗问,墨艺(指科举考试的八股文)果何益哉?”张振烈向友人详尽讲述明朝灭亡的历史,认为要吸取历史教训,对于当时的文人为博取功名而潜心八股,只会空谈,完全不问国家大事,深表不满。至此,我们似乎更加懂得张振烈了,他是在忧国忧民。

  我们再回头来读《可亭秋坐》,对这位可园主人的“凭栏系我思”的所思,当有更多的了解,对他的“此意付谁知”的感慨,当有更多的同情。清朝晚期,国家前途堪忧。张振烈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无奈这种衷情,在当时又可与谁诉说呢?此诗虽描述了可园的“亭台总入诗”,然而,可园主人的忠勇形象,岂止“亭台总入诗”一句了得?

  


ZJR3vdtN19:石家庄办公耗材费发票
t1rPH57P37r8y:福建运输费发票/福建运输费发票
6GgHPX59Bb1dP179T:深圳技术费发票/深圳技术费发票
9zr57pjppVNJ1:江西办公耗材费发票/江西办公耗材费发票
T5tHTNHHl3H:沈阳会务费发票-沈阳会务费发票
tz7TvB1:青岛日用品费发票/青岛日用品费发票
PPBZJ5p71J3rVLn5:沈阳装饰设计费发票-沈阳装饰设计费发票
r9Z5x31THPN:厦门酒店住宿费发票/厦门酒店住宿费发票
3D3L1hR7fPN7:上海宣传费发票
9ZBD19nD9td:昆明住宿费发票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